話說下班,匆匆忙忙趕到西門町日新,人龍已經排的落落長,轉了好幾個彎,相較於其他電影的首映,打著史蒂芬.金的小說改編電影的光環,顯得格外吸引人。

劃了位順便點了爆米花,我習慣一個人買大爆米花,吃甜+焦糖綜合,而綜合每次都擺在下面,都必須採取用手挖翻找的方法,才能找到沾滿糖漿的爆米花。不過今天還剩下了1/3,我想下次應該要考慮買中的,但我總覺得買大的才有一種爽快感。

電影一開始,就立刻播映正片,沒有其他的預告,讓人有點意外。劇情的開始,是個男人在畫圖,一陣風雨後,磅的一聲,屋子的窗被打破了,仔細一看,才知道是一棵大樹壓毀了玻璃窗,我那時還以為怪物立刻出現了,想說這開門見山法,也來的太快了。

我想劇情還是不用描述太多,劇情很快的就進入了重點,在一個臉上掛著鼻血的居民奔跑進超市時,電影真正進入了重點,怪物要出現了,此時的我還是咖拉咖拉的猛吃爆米花。

迷霧驚魂中,透過超級市場這個空間,塑造了一個小型社會,而這個小型社會是吸納最多類型的人種卻又不讓人覺得突兀的空間。在這超級市場裡,可以看到一個事件裡,不同人遇事的反應,這個空間成為了不同小團體的角力場,其中有宗教的狂熱者,顯現出人們在對於無法理解的狀態下,訴求的仍在於心理上的依歸,而看似誇張的傳教式宣言,成為劇情中陷入末日恐懼人們的救贖。

劇中好看的地方在於人性不同層面的顯露,有冷漠的人們,有隨波逐流的人,有永不放棄的人,也有以死亡作結的人,這些都是不同的選擇,好像是不同的人生小電影在上映。

我非常喜歡劇情中提到的一句話:
一個空間裡只要有兩個人以上,就必須有選邊站的危機。

不可否認,人們容易受限於權威的概念所侷限,有時我們會因為他是學者、名人,而容易信任對方的言行,舉例來說,一個路人跟你說:你快死了;跟一個醫生說:你快死了,這兩種情境所帶給你的衝擊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當危機出現,人們很快分成幾種,有的是以黑人律師為一掛,有的則以男主角為一掛,這說明人在遇事時,很容易就會採取團隊的概念,但這樣的團隊常常是脆弱不堪的,原因在於人性本來就是有其隱而不顯的脆弱與黑暗面。

人們在激情、脆弱、狂燥下,一切的律法概念已不存在,這也說明當迷霧來的同時,超市宛如離世狀態,一切的信念都被隔絕在外,在超市內部充斥的,將是不斷上演的人性。

因此,有人在鼓譟下,可以殺人;有人在鼓譟下冷漠看人殺人;有人可以看人貝怪物吞噬,而無感。這是人性,特別是這些冷漠的人,都還可能是昨天你打聲招呼說嗨的鄰居,是昨天還一起奮鬥求生的人,這一切沒有什麼不可能,因為大家都在拼博,拼一個可能活下去的選擇。

接近結尾,男主角們駛著車子在迷霧中緩緩離開,超市內的人與車子形成兩種對比,沒人知道哪種活下來機率比較高,也無法得知有沒有人後悔沒搭上那班車,去拼一個可能活下去的希望。

我以為劇情至此要結束了,但無助的還在後面,車子緩緩的行駛,路上的慘狀,說明了迷霧好像永遠見不到光明,沒人知道下一秒迷霧會不會消失。忽然間,油沒了,男主角手上只有四顆子彈,但車上有五個人,死亡並不可怕,可怕在於被獵殺的那剎那,以及被吞噬的恐懼,所以不意外的男主角是最後遺留下來的人。

如果男主角被吃了,劇情還真的是鳥到最高點,但更衝擊的是,原來耳邊傳來聲響,竟然是軍方部隊,這代表他獲救了,就這幾分鐘之差(或許不是,畢竟電影只有100多分鐘,很難呈現時間感,除非寫上「10分鐘後」)。有人說,幹嘛不多等一下,我想在無止盡的恐懼以及不斷累積的人性焠鍊衝擊,車子沒油不過是最後一根稻草,燃盡了他們求生的最後希望。

就如劇情簡介說的,駭人的也許不是怪物,而是在迷霧瀰漫中,不斷膨脹擴大的人性黑暗,吞噬的是僅存人性「良知」。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