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朋友約好要交換生日禮物,吃完了飯,貼心的朋友說,他要請我看電影,想了一下決定跑去西門看電影,這樣也比較便宜一點了。

行動派的兩個人,抓了最近的一間電影院就進去了,原先以為恐佈解剖室,大概也是鬼片之類的,畢竟之前上映了n部鬼片,不外乎都是恐佈xxx或是鬼xx(只能說電影翻譯名都很沒創意,常常都呈現系列的感覺,要不就是搶搭順風車,有時我真覺得這樣好像市在鏡頭前面的路人甲,揮手叫說:老媽,我在這!)

進去之後,片頭已經開始了,爬了文才知道,好像錯過了宣誓?坐在位子上,才知道這部片不是韓片也不是泰片,心裡的不安稍稍放了下來,畢竟我是那種又愛看又怕的人,特別是小時候看著玫瑰之夜的鬼話連篇,常常過度驚嚇,還把腳縮了起來,很怕有一雙手會突然間,就緊緊抓住我的腳,把我拉了下去,雖然這在鬼片是三流場景,但如果真的發生,我想我一定會尖叫。

冗長的劇情,就不想一一贅述了,戲裡不外乎就是性愛交雜著毒品以及屍體。不知道是什麼緣故,我已經開始可以很平靜的看著解剖刀劃了下去,黑紅色的血液滲了出來,把外皮翻開了,一片血肉糢糊,然後我大口塞著爆米花,一點感覺也沒有,我想也許是這部片就不是要讓人感到噁心莫名,卻希望在電影情境中突顯出人類慾望,如:在屍體旁邊交歡、抽大麻,鏡頭裡男女交歡、女女交歡,以及以疼痛來強化交歡的快感,讓我不禁思考到,人的慾望到底可以膨脹到什麼狀態,性的最極致又是什麼?

劇中關鍵的問句在於:如果你可以完美殺害一個人,而不被發現,你想殺誰呢?我想這就可以切割出幾個脈絡,在於是有目的還是無目的,有目的的可分為是單一還是連續,無差別殺人,我想應該很難是單一的吧?!但劇中的角色所獵殺的對象,從看似該死的人,到之後的一般背包客都有,只是所謂獵殺的正義又是什麼?如果他們可以不受任何規範所約束,那麼公民社會裡的是非對錯為什麼又可以成為他們殺人的理由之一,原因在於就是個半調子而已……

一直以來,醫生角色是很多人喜歡論述的對象之一,他們挑戰了生物原則,在於延續或是結束生命。但醫生的存在,真有如此崇高的地位,我想這是這部片挑戰的第一點,醫生是一個職業,而他的神聖性在於公民社會的詮釋,但職業是不分貴賤的,這是諺語說的,但醫生掌控了一個人生死,所以在許多人眼中是崇高的,至少你在看病時,無法跟醫生討價還價,或是當你重症時,醫生的權威角色就更無法動搖。又或者我認為角色非醫生亦可,只是在於醫生更容易棄屍?

劇情中將情愛畫面很裸露的展現,隨著鏡頭的轉換,彷彿可以看到劇烈的交歡,而交歡場景很多時候就是在解剖台上,或是在屍體旁邊,彷彿死亡與毒品是最棒的助性劑,讓彼此都沉溺在快感中,享受死與生的一瞬間,死的無感與生的快感,就在咫呎,在喘息與高潮之中,每一個毛孔都感受到活著的美好,或許長期與死亡比鄰而居,所以對於死亡與生存無感,不須不斷擴張慾望,來強化自己還存在的感受。

結尾,不出所料,正義必勝,如果所謂的正義是看起來好像是好人的那個?或是應該說不是正義必勝,而是精英主義作祟?Winner takes all.(雖說原意是贏者全拿,但我也認為主角就像是在這場遊戲裡大獲全勝,有人會認為他因為女友死亡而難過,或許該說他難過的其實只是因為慢了一步,而他討厭輸的感覺罷了,我不太認為他真有多愛他的女友,或許是我的潔癖感作祟吧?)因為主角辨識出殺人手法,所以得以存活下來,如果主角根本就看不出來殺人手法,那麼死亡也只是game over。但結局不意外再於開頭沒多久即有伏筆,男主角說如果可以,想殺的人就是你們,或是應該說殺了誰都沒關係。因此,其他配角的死亡,不過就像是遊戲裡面水準還不夠的玩家,被除去了。如此看來,生命廉價脆弱的可以,無足輕重。

回家爬文,有人說上字幕後,有出現一些畫面,會是協助主角殺人的配角也沉溺其中嗎?畢竟從殺人那得到快感後,要再回歸過去是很難的了,就好像光譜的兩端,從左走到右,需要極大的變數,同樣地要再從右走到左,亦是如此。

恐怖解剖室恐怖嗎?一點也不,它寫實的讓人覺得,生命的存在,只是為了愉悅了對生命無感的人罷了。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