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夜」一書在去年入手,但遲遲未讀,最近得知11月「幻夜」日劇即將上檔,因此有了動力,一股作氣完食。而「幻夜」的出版,被譽為是究極惡女的第二部,故閱讀時,我一直是以日劇「白夜行」作為記憶,再來閱讀「幻夜」。由於還未讀過白夜行,但從網路上一些心得,得知日劇跟小說是以兩種方式來開展。我想,「幻夜」這篇心得,大概算是半成品吧?!

 


一口氣唸完「幻夜」,闔上書的那刻,有種「呼,好像也看完了一齣完整的日劇」感覺。全文的開始,在男主角水原雅也父親的喪禮拉開序幕,父親的三個友人與雅也間的對話,即清楚點出了男主角所處的狀態,家裡的愁雲慘霧,竟是透過父親的自殺,而萌生一線生機,父親友人虛假的寒喧、舅舅宛如豺狼般,靜待著分食保險金,第一場存活的角力戰,才剛開始。



當地震的發生,一切的崩解,想當然爾,一切世俗信念也不再具有拘束性,雅也為了迎接美好的生活,看似不得不而殺害了第一個人,而殺害竟是如此簡單,不過是一個動作,但雅也也再也回不到所謂正規生活,如果說雅也自認是活在黑夜之中,不如說雅也其實從未從地震離開,在殺害的那刻起,雅也的人生就已經是處於靜止的狀態。


「幻夜」中男女主角絕不是對等的角色,所謂兩人攜手相伴走在黑夜裡,也不過一種鏡花水月。其實這樣的關係,看似隨便在一些粗劣的類戲劇裡都可窺見。一方掌握一方的弱點,另一方癡傻地以為犯罪是兩人甜蜜戀情的忠貞見證。但作者巧妙留下了個謎團,但這迷團其實是給予那些曾閱讀過或看過白夜行一書或是戲劇作品的人。



於是乎,我們會在閱讀時,不斷問自己究竟新海美冬是雪穗還是曾在雪穗下工作的新海美冬,到最後作者都沒有給予我們一個清晰的答案。書中只提到昔日的新海美冬跟今日的新海美冬,兩人面貌截然不同。但書中的美冬曾被描述,她進行了不只一次的美容手術,因此我們是否可以猜測兩人面貌差異,只是因為整形?美冬也曾自述不一定非是小時後經歷了什麼,才造就現在的她,那麼我們又可否將美冬設定為只是雪穗的追任模倣者?這個謎題,我認為是幻夜一書中最有趣值得思索的。


在東野的作品裡,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即為惡意概念的書寫,但在「幻夜」中,東野勾勒出的則是他惡女一詞的界定,優雅、應對得宜,一切的思緒都難以窺知,身家背景亦是個謎,而謎團僅只是讓這樣的惡女越發妖豔。

 

 

劇情的開展中,雅也不斷問自己,是否跟有子在一起,人生就截然不同?但事實上,他從來就沒有選擇權。當他在震後,選擇殺害舅舅,他的人生就已作結。美冬的出現,只是硬生扒掉雅也的偽裝,讓讀者清楚知道雅也不過是個半調子,在惡與善找到一個舒適處,自我催眠。美冬的存在,讓雅也有一個義無反顧的信念,能夠讓他能徹底拋下良知,因此當美冬的身分生疑時,雅也選擇是透過抹殺,這點倒是頗有一種殉道者思維。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