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完食了白夜行,雖然早已知道最終的結局,但還是有股哽咽的情緒揮之不去。如果要評價白夜行與幻夜,不得不說白夜行更為精采,倒敘法的設定,透過刑警鍥而不捨的追查,將歷時十九年的故事,拼湊出來。



書中的雪穗跟亮司,沒有明顯的對話與互動,但在情節安排下,我們透過許多角色的猜測與口白中,去串聯起兩人,發現看似兩條的平行線,其實是從同一個端點出來,彼此開展出故事。而亮司終究沒在白日下行走,雪穗在黑夜中僅存的白光也被奪走,這是最後的絕望。沒想到這麼簡單的互利共生的關係,到東野的筆下,真的成為了純愛小說。



相較之下,幻夜就不是一個純愛的故事,因為美冬曾對雅也說,兩人是活在黑夜之中,因此雅也不同於亮司,他並不是美冬在暗夜裡的白光。如果說白夜行是兩位主人翁在黑夜裡攜手相走,那麼幻夜中的雅也則應該是從頭到尾的被動角色,雅也以為自己找到了相偕的對象,但他手裡握的那雙手,其實不過是美冬所營造的幻影,而我們從雅也那找不到美冬真實的那面。



雖然雅也與亮司都曾走過類似的道路,他們都為女主角犯下大小不一的罪行,但幻夜的雅也不只一次有過疑慮與躊躇,反觀亮司卻不曾有過,相較之下,亮司與雅也早已是站在不同的立足點上。



就幻夜與白夜行,兩書都可以看出東野對於時代設定上的描繪與書寫,巧妙地將真實融入小說之中,沒有過多冗長無謂的論述,讓筆者在這些情節設定中,發現主角們如何在真實社會的夾縫中生存。



雖然兩書的設定看似大同小異,但在女主角的敘述上,則有了不同的展現,白夜行中的雪穗性愛場景不多,唯一露骨的是在第一段婚姻裡。但在幻夜中的新海美東,性愛已經明顯成為她的武器。彷彿雪穗是與生俱來就有種魔性讓男人前仆後繼,而美冬則是將男性慾望撩起。可以發現對於迷戀雪穗的男性們,多半都是陷入一股妖豔氛圍之中,但在美冬的幻夜裏,那些男性則是赤裸地讓美冬啃蝕殆盡。



當然童年的雪穗,曾遭受侵害,但讓人難以忘懷的是,作者強調仍是國小生的雪穗,就有著妖豔的氣息,讓人會不禁認為所謂魔性之女大概就如此。



在白夜行裡,我們還可以在雪穗與亮司的情感找到一絲希望,由於兩人各自背負著難以拋離的黑暗,因此只能掙扎,我們在閱讀時,仍一絲盼望希望兩人能全身而退,但在幻夜裏,美冬卻享受黑夜的時刻,是否有光早已不重要,反而讓人更覺得無助與絕望。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