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裡
聯絡方式為: gwen9865@gmail.com ,部落格所發表的文章均為個人體驗的感想,以供讀者作為參考。手邊有<台北巷弄日和>這本書的朋友,建議可以先參考 [內容勘誤與更新]台北巷弄日和這一篇喔:D

g  

作者:柿崎正澄
譯者:張文俊
出版社:台灣東販

怪物是可以被養成的...

 

藏鬼處,開始於一個幽暗的洞裡,一名男性被綑綁於椅子上,看不出是髒污還是已乾的血漬,在男人的頭上跟身上。男人噫語說道:要我做什麼都好,就是別殺我...

 

故事開啟於一名男性與妻子來到了某個小島,男子對太太說:我們去看某個小島上的瀑布吧...聽說去那邊的情侶都能有好的未來,而我想與你重新開始。男子開著小車,帶著妻子來到那個小島。雨開始不停的下,車子中途拋錨,男子對妻子說,想去前面的人家看看,並請求那戶人家協助。 

 

雨不斷的下,太太開始抱怨數落起男子,說男子總是如此。男子手上拿著扳手,往妻子的腦袋敲擊下去。在滂沱大雨下,男子追逐著太太,直到一個洞穴內,妻子瑟縮躲在洞內,男子高舉扳手:我想與你重新開始,但是這次是我要開啟我的新人生。扳手二度敲擊女子,女子昏厥,男子被背後男子敲擊,也隨之倒地。

 

男子醒來發現洞穴內除了他還有其他人,他曾見過一名女子,宛如寵物,鍊住脖子,以及一名看似老態的孩童。男子在被綑綁時,總是可以聽到來自附近傳來的尖叫聲,這些聲音讓他安心,也讓他恐懼。他知道他不過是糧食,當隔壁慘叫終止,他的生命也將隨之告結。

 

只是當門被打開時,站在門外的是妻子,妻子說:只要能活下去,為那男人做甚麼都可以。原來這個洞穴內的食物鏈是如此:男人與鍊住的女人生下小孩,為怕女人逃走,於是女人被鍊住。其他的人,不過是食物。而妻子能夠自由走動,來自於她不抗拒,於是洞穴的男人給予她自由。

 

故事又回到了男人回想過去,他與妻子與孩子三人和樂的家庭,他是作家,與妻子共育一子,妻子高漲的物質慾望,在男子寫作之路遇到瓶頸更讓男人無法負荷。一次妻子外出,他在寫作,兒子意外墜樓,這個搖搖欲墜的婚姻,隨之崩盤。妻子對男子說絕不原諒他。男子想離婚,但妻子那邊家人笑著說道:讓自己孩子墜樓的失職父親,接著又想拋棄喪子之痛的妻子,這筆贍養費應該不低吧。

 

只能殺害了...:男子心想。

 

在男子殺害與被殺的危機交錯下,故事不斷的開展,有時是回顧,有時則是當下論述,漫畫開始於一名男性的自述,故事的最終以男子的自述,邀約看到這本書的人進入洞穴。在洞穴的男子與作家的差異在於哪裡?對於家的渴求,對於家完整性的渴求,以及在現世法治社會的驅離下,作家進入洞穴,成為之後洞穴的男子。

 

那麼洞穴男子的原型又是誰?故事沒有說道,漫畫內這名男性殘留下的僅有殺戮與生殖的慾望,洞穴的原型來自於最原始的社會,人們穴居而住。從文明走入穴居,而企圖從穴居走入文明的女性則被殺害。在這個世界裡,男性以他原始的力量控制這一切,而女性以性換取自由與生命的延續。

 

怪物是可以被養成的,當男子戰勝洞穴男子,被圈鍊的女子說:我沒想過我可以出去,男子說:何必出去,我們在這裡擁有了一切。怪物的養成,正式破繭而出,而這不過是弱肉強食的權力移轉罷了。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
  • 我想關於漫畫裡面那個疑似日本兵的老人應是源自小野田寬郎,他在菲律賓的叢林裡從1944年一直躲藏到1974年,完全不知道戰爭已經結束,持續躲了三十年。

  • 剛剛去查了一下<小野田寬郎>,
    真的跟漫畫裡的老人樣貌很相似啊!!!
    很謝謝您的分享:D

    ecrazyE 於 2016/06/22 07:0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