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出口的房間  

作者:岸田瑠璃子
譯者:紅色
出版社:皇冠

 

 

故事開頭是第一人稱我,我去了仁科千里家中拿小說的原稿,她是一名美麗的新銳恐怖小說作家,而仁科千里竟然忘了我,直到我遞出了名片,她意識到我是誰了,羞恥心爬上了她美麗的臉龐,我冷靜地說:請給我原稿,而我接了原稿,便開始讀了起來...

 

究竟原稿中的內容,與仁科千里以及那個我之間的關聯是甚麼?在<沒有出口的房間>,先將重心拉到了那份原稿上,原稿的開頭是兩女一男被關在一間密室裡,三人醒來後,均無法回想起自己是怎麼被關到這個房間內,為了釐清頭緒,三人便開始說起了自己的故事。

 

三人分別是夏木祐子,京都某所大學講師,專攻免疫學,另一名是船出鏡子,職業是家庭主婦,育有一子,丈夫在京都開有診所,而唯一的那名男子是佐島響,自稱是暢銷作家,但更為人所知的八卦是,他娶了一名大自己10歲的暢銷書作家-沙智子,靠妻子的才華上遍各大電視節目。三人看似毫無關聯,只是當故事不斷開展,看似無關的三個人,竟開始有了關聯性。或許該說這三人不曾真正以那樣的模樣,存活在同一個時空背景下,而這項線索卻要到最後才會發覺,這是作者第一個詭計。

 

仔細看沒有出口的房間,篇章分為:<沒有出口的房間>、<基美拉>、<扭曲的靈魂>、<不幸的明信片>以及<終章>,當時閱讀時,沒有刻意去觀察所謂篇章的分配,但是第二次再看後,發現若是直接挑<沒有出口的房間>1、2、3、4閱讀,也不會有著突兀感,因為這四篇可看成是仁科千里所寫的原稿內容。

 

書名為<沒有出口的房間>,小說刻意安排美艷女作家所寫的恐怖小說也稱<沒有出口的房間>,有一種書中書、計中計的謎詭,小說呈現的是仁科千里所寫的原稿,只是三人所得知片段的真相,而真正的真相,亡佚的真實,仍必須透過其他篇章來完全補足,這部分倒有點讓我聯想到湊佳苗的<告白>,但是書中的情節比起<告白>,更加重口味,裡面不乏分屍、食屍等情節,這樣血腥的情節,對比書中人的冷靜,更顯詭譎。

 

在仁科千里的小說裡,三人在講完彼此的身家故事後,發現到彼此對於所謂的時間、空間的掌握認同是模糊的,更可怕的是三人在漫長的時間裡,絲毫沒有任何生理需求的反應,不需喝水、不需排泄,更沒有眨眼等動作,而後身為作家的佐島響,更想起了沙特的<密室>,意識到三人是無法離開這個密室,彼此是生命共同體,那句:他人的存在就是地獄,最後的劇情,停在三人恍然大悟後大笑,為<沒有出口的房間>留下仍是充滿謎題的句點。

 

那麼三人的關聯究竟是甚麼?一切的開頭究竟是甚麼?祐子的兒子-孝臣有性別認同障礙,祐子對此的恐懼,讓她禁止女兒任何過於女性化的打扮,擔心此舉會誘發兒子的"病情";孝臣的朋友,僅剩下那個身心障礙且有糖尿病的阿妹,阿妹的母親-船出鏡子,為了過更好的生活,拋下女兒;佐島響為孝臣的同學,喜歡欺負比自己弱小之人,性侵並殺害了阿妹,對於孝臣來說,阿妹是一個美好的存在,她擁有了自己無法擁有的女性肉體,孝臣將死去阿妹的肉體切割後,並將阿妹心臟切片吃下,因為心是生命的源頭,當這個儀式結束後,孝臣認為他與阿妹化為一體,他可以成為阿妹,以阿妹之身活下去。

 

因此,我們可以發現在仁科千里的<沒有出口的房間>登場的三人早已死亡,三人死亡時間不一,三人困在一個名為孝臣與阿妹亡靈所構築的空間,孝臣的肉體已死,因為孝臣早已變性成為梅喜代,成為仁科千里,他同時也以阿妹的身分,向船出鏡子寄出索討金錢的明信片,阿妹已死,被佐島響所殺害,但她透過孝臣變性後重生。困在房間的三人,絲毫不知,自己為何所困,但是正因為這樣一環扣一環,彼此打造了彼此的地獄,當他們無法找出彼此的關聯性,那道房門的鎖就無法解開。

 

最終,仁科千里講出了一切的真相,那個我又是誰呢?那個第一人稱的我,是孝臣的姐姐,但孝臣雖然以阿妹之身重生,但他仍無法得到幸福,孝臣認為或許從一出生自身就是殘缺的,這點書中探討出性別認同障礙在家庭與社會下的困境,家庭與社會的指責,讓性別認同障礙者,雖然變性後,但仍可能擺脫不了昔日的陰影。

 

雖然書中的孝臣認為自己因為阿妹重生,但其實看到最後,孝臣才是那個深陷沒有出口房間之人,他為那三人打造了最恐怖的地獄,但無論是他人還是他自己,都讓孝臣活在無間的地獄裡,終究仍逃離不了最後的悲劇。<沒有出口的房間>是近期閱讀後,感到相當精彩的作品,兩次閱讀後,都對作者縝密的安排,感到相當拜服,當然本書也要列為之後要買的書單中了。

 

 

,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