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日的蟬  

蟬在土中七年,破土而出後卻只能活七天,

但若有一隻蟬跟夥伴不一樣,獨活了下來,

那麼它感到的是孤獨的悲哀,還是看到嶄新風景的喜悅呢?

作者:角田光代

譯者:劉子倩

出版社:高寶

 

 

 

<第八日的蟬>,訴說是一個很簡單的故事,故事開始於一名與有婦之夫外遇的女子希和子,抱走了外遇對象秋山之妻所誕下的嬰孩,從此過著逃亡的日子,故事中探討著希和子對著毫無血緣關係的嬰孩,如何萌生出母性的情懷,所謂母性究竟為何?有些學說認為母性是所謂的社會刻板印象的賦予,但在<第八日的蟬>,希和子對於抱來的嬰孩,命名為薰,這是她與秋山當時為孩子取下的名字,不管男孩還是女孩都適合,或許就是嬰孩那抹毫無心機流露出的笑靨,讓墮胎的希和子,有了新的盼望。

 

故事裡的希和子,在戀人的要求下,只能先墮胎,但墮胎卻造成自己子宮沾黏難以懷孕,加上秋山之妻嘲諷地說道希和子不過是空殼子罷了,再三擊倒了寂寞的希和子。只是希和子如何逃避龐大國家機器的追捕?故事以希和子加入某宗教團體-Angel Home為支線,讓希和子在這個團體的庇護下,與薰度過了一段時期。

 

仔細閱讀會發現書中的鮮少出現男性要角,就算有重要的男性,如秋山、岸田(薰成人後的不倫戀人),也多半以負面的形象出現,<第八日的蟬>探討的仍是女性為主的視角,這些女性面臨著家庭、社會重重襲來的困境、枷鎖,而這些壓力,讓故事的她們走入了Angel Home,該團體所在地要求人們不可將俗世的報章雜誌攜帶入內,宣稱他們要捨棄俗世一切,,拋下所謂的性別及俗世的分類,以及所有財富的自理權。

 

希和子為了與薰共渡,她捨棄了父親留下的千萬遺產,只為了多與薰相處一日也好,當Angel Home被踢爆吸金內幕,將會有政府單位人員進到內部調查,希和子只能再度帶著薰逃跑,來到了小豆島,在島上,薰看見了昔日未能見到的世界,母女二人拍了值得紀念的合照,只是那張可當作護身符的照片,還沒洗出來前,希和子就被抓到,原因也與照片有關,某位攝影者將參加送蟲節的希和子與薰母子情深的一景攝下參展,讓兩人的藏身處被發現,因而被捕。

 

接著便是成長後的薰(本名應為秋山惠理菜)的自述,薰冷靜不帶感情講述著被帶離後的一切,回到原生家庭後,她得到了幸福嗎?原本破碎的家庭因此圓滿了嗎?接踵而來的關心,以及報章雜誌的大篇幅報導,以及各界對於秋山不倫的撻伐,讓這個家庭並未因此獲得幸福,母親對於女兒的回來,充滿地矛盾的情緒,一方面痛恨丈夫的不倫,一方面也恐懼孩子再度不見,薰在原生的家庭,彷彿像是被偷抱過來的嬰孩,又好像希和子才是薰真正的母親。

 

如同巧合一般,薰也陷入了不倫戀,好像諷刺一般,她與那個記憶中早已模糊的女人,走上了相同的道路,甚至也懷上了孩子,只是薰聽到了孩子出生的季節是春天,她忽然決定要給孩子看見這世界該有的豐盛的樣貌,於是決定把孩子生下來,如果說命運為什麼有了轉折,那麼應該是希和子的愛,讓薰脫離了詛咒。

 

兩人在書中並沒有真正面對面見到面,出獄後的希和子對於重獲自由感到茫然,但只能繼續活下去了,同時她的目光也會不自覺去追尋那些與薰相似的女孩,出獄後希和子為了躲避媒體,換過了不少居處,但她仍沒有勇氣回到小豆島,或許有一天會有勇氣搭上往小豆島的渡船。

 

對於結局收在兩人沒有碰面的狀態,我是有點悵惘的,我期待未能在原生家庭得到愛的薰,能在小豆島上遇到薰,兩人撫養著這個即將誕生的孩子,此外看<第八日的蟬>,不時會讓我想到日劇mother,雖然兩者故事主軸不太相同,日劇mother的劇情探討著是不同母親的形象,而<第八日的蟬>則是在描述未能有血緣的母女之情能夠深刻到甚麼地步?<第八日的蟬>結尾淡淡的,有太多悵然與不完美,只是人生就是如此,轉瞬則逝。

 

PS.<第八日的蟬>也改編成電影,看了一下預告,倒是非常感動,打算之後來看電影,好好彌補一下看書未能流的眼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