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之夜2  

      

如同都市傳說般的獵奇,某個名叫草莓之夜的隱藏網站,會在某個特定時間,轉播殺人影像,並在畫面出現:你想要親眼目睹這一幕嗎?選擇後,之後便會在家中收到全黑並屬名你真實姓名的邀請信函,要去嗎?不去嗎?你以為當時選是,只不過只是一時的好玩,但你沒想到這封信裡,寫著有關你一切的隱私,該裝作沒收到這封信嗎?如果不去又會發生甚麼恐怖的事情?這些疑問不斷在你心裡浮現。一張售價10萬日圓的門票,就能讓你親眼見識血液噴發,生與死的那一剎那,去吧,惡魔在你耳邊蠱惑著,於是你前往歌舞伎町的地址,付了門票錢,你見識了那一次又一次的虐殺,女人雪白的肉體被狼牙棒所肆虐,渾圓的乳房,在狼牙棒的揮舞下,如同被壓爛的草莓,另一次則是男子被火盆內,燒得火紅的鋼條所燙灼,那是如同烤肉般的氣息,舞台上與下,是天與地,是生與死,當你付了門票走進門,你可能是底下的觀眾,也可能被帶到台上,成為當日最佳特別來賓,賭一把吧,看看今夜你是生或是死,生者當為死者死而歡,用他們的血與肉同賀,當血液濺到觀看的人們身上,大家彷彿共同參加一次祭典,這個祭典名叫:草莓之夜

 

 

草莓之夜是一本口味有點重的書籍,作者運用一些文字上的詭計,引導讀者猜測兇手的性別,如:兇手的代號僅為F,兇手虐殺時穿著連身皮褲、兇手與真子間的情感,這些線索似乎是導向兇手是男性,但其實書中在書中不久,也提供了一絲線索,深澤康之燒掉患有毒癮的雙親屍體,在書中前面幾章,以兇手自述所提供的背景,可以猜到兇手與深澤康之是來自同一個家庭,若深澤康之亡故,那麼具有相同背景的妹妹-深澤由香里則是書中的兇手。

 

 

但是若是只是單一兇手,未免低估了作者對於本書的安排,當劇情越到核心,辰巳對於大塚暗示的那句:因為鬼就在你身後,暗示著兇手不只一人,另一個兇手可能與大塚有著密切關係,如同要將樹葉藏在樹林一般,警察是一個能夠隨時掌握查案進度,而且出現在任何場域,都不會令人感到違和的必要存在,因此當第二名兇手-北見昇成為尾聲的最後爆點,在大塚死後,北見與玲子搭檔,北見不同本書前面的低調,頻頻建議玲子去一棟廢棄的大樓,最後的精彩對峙的布幕也即將要拉起。

 

 

書中主角的姬川玲子,曾經有著被強暴遇刺的過去,也正因這樣的背景與歷史,成為她加入警隊的行列,在本書回顧了玲子的過去,讓讀者初步認識玲子獻身工作的原因,並了解玲子緊繃的家庭關係,這點倒是與一些推理小說中的謎樣般的主角不太相同,草莓之夜書中虐殺場面不少,但在描述上仍以兇手感官視角切入,針對被殺害的人的掙扎描述不多,感覺像是要營造出那些被綑綁的眾人,如同死魚一般,被動地承受命運的降臨。

 

 

如果要說可惜的部分,倒是覺得本書玲子出場場面不多,玲子推理的層面也不多,但如書中所說的玲子具備一種奇妙的第六感,而這種如同與兇手同步感官的第六感,往往讓玲子陷入危境,在<草莓之夜>裡,探討的不只是玲子的單打獨鬥,更描述著整個警察體系間的鬥爭,在一個龐大的公權體系裡,身為女性且頻頻以考試獲得升遷的玲子,在這個以男性為主的體系,立基之處顯得格外艱辛,此外令人覺得玩味之處,便是玲子與勝俁在最後那種相處,怎麼有一種鬥嘴冤家的氛圍,這點倒是挺讓人覺得有趣。闔上<草莓之夜>,探討著去參加草莓之夜的眾人們,不少是生活不虞匱乏的人們,相較於由香里被剝奪了一切,造成由香里精神崩潰,切割下自己的女性性徵,虐殺他人後必定用美工刀作為最後的完結,這是一種儀式。

 

觀眾們看似擁有一切,但他們認為生活空虛沒有目標,而相較之下,由香里則甚麼都沒有,但是在這樣的虐殺儀式後,極端地宣示人們擺脫世俗一切-如錢、名、地位與性別,最後仍是由血液所構築的身軀,對於由香里而言,這是找到自我定位的方式,但對於他人而言,擁有太多,反而陷入一種失落的情緒,顯得更加諷刺,草莓之夜,以草莓作為隱喻,認為這是犯罪者無法抗拒的果實,同理而言,那些擁有太多的眾人,如同華美的草莓,令人垂涎,那些崇高的地位、金錢的背景,宛如撒上美麗糖粉的草莓,輕輕一捏,隨之軟爛,如同它們在書裡被虐殺時之景,脆弱不堪一擊,這是譽田哲也的<草莓之夜>,在這夜裡,受害者的血,染紅了夜幕低垂的黑暗,犯罪從來就不曾停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