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貫串電影最重要的角色-桐島,自始自終沒真正出現在鏡頭前,觀眾不知道桐島是誰,不知道桐島長什麼樣子,更不知道桐島為什要退社?桐島如同在躲貓貓,大家都在找桐島,大家都想知道桐島為什麼退社,以及桐島人在何處。這是某一天的星期五,這天是幾月幾號,並不重要,因為這天的意義在於是桐島退社的星期五,於是電影開頭以劇中人不同的觀點,構成了星期五這個時間與空間的描述,時間序是跳動的,視野是更動的,因為桐島的退社這個事件,撼動了劇中人們的世界。

 

2  

 

看電影時,關係人都對桐島要退社的決定而感到詫異,大家似乎都和桐島關係密切,這個關係鏈看似緊密,一環扣著一環,由桐島連到排球社,由桐島連到班上其他人,桐島是這個世界的主軸,從桐島為始,開出一個網絡密集的關係網,但是誰了解桐島,桐島的女友、桐島的好哥兒們?退社的決定宛如大爆炸,解構了這個世界的主軸,大家開始丟出:為什麼桐島要退社?女友知道嗎?好友知道嗎?電影沒有給出正確的答案,沒人知道桐島為什麼自作主張決定退社,桐島是社團的隊長,失去了桐島後,社團比賽輸了,遞補上的新人,所被給予的意義是:因為桐島退社,所以遞補的選手。這人無法代替桐島,桐島是這麼獨一無二,卻沒人真的關心了解桐島,桐島好像是都市傳說中的裂嘴女,每個人都言之鑿鑿,但是裂嘴女真的存在嗎?桐島真的存在嗎?或許該說桐島是一種象徵,一種對於校園人際疏離關係的象徵與批判。

 

4  

 

相較於桐島,身在電影社的前田真實存在,在桐島退社後,他正常持續著他的社團生活,前田的真實存在,與桐島如亡靈一般的存在,呈現著一種諷刺且可悲的戲謔,沒人想討論前田,沒人想知道進入電影甲子園初選,卻在第二階段落敗的電影社團下一步要怎麼辦,這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聽說"桐島退社了,這段語句成了關係網路中的重要連結,你知道"聽說"桐島退社了嗎?由這句再次開展這個校園世界的網絡。

 

5  

 

電影讓桐島從頭到尾都不曾正式出場,以桐島為象徵,來描述校園與社會裡,都有一個桐島,這個桐島是最受歡迎且注目的王者,大家都想與桐島建立起關係網絡,哪怕你是前田,也是被歸在與桐島不相交的團體之中,這個世界以桐島為建構,一旦桐島的消失,這個世界看似失序,但這樣的混亂也只持續個幾天而已,所謂密切的網絡不堪一擊,電影中有一股淡淡的悲傷,讓人悲傷的是,如此重要的桐島,從沒有人意識到他要退社的決定,這些網路如蜘蛛絲一般,一勾即破,桐島如同王者,一個透明的王者,人們從桐島那看見自己想見的幻象,獲取那關係網絡的定位,至於桐島這個個體真實在想什麼,一點也不重要,因為"聽說"桐島退社了就已足夠。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