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成為F  

作者:森博嗣/著
譯者:謝如欣
出版社:尖端

 

<全部成為F>相遇,是很奇妙的開始,在網路聽人說本書的兇手十分瘋狂,同時推薦的還有<殺戮之病>,而<殺戮之病>亦是非常喜歡的作品之一,於是並決定去圖書館借<全部成為F>來閱讀。看完後,感知的不是瘋狂,而是悲傷,上網搜尋了一下,以本書為兇手的作品,還有其他系列作,目前中文版似乎尚未出完,而這次就先來簡單書寫一下,閱讀完的心得。

 

被外界視為天才少女的真賀田四季,在15年前,被親生叔叔目睹手刃雙親,但因四季的精神狀態被評斷為具有多重人格,案件發生時是心神喪失,故被宣判無罪。事件之後的四季,被隔絕於妃真加島研究所的地下密室,15年後,另一名亦是天才少女的西之園萌繪透過家族的關係,與四季博士以視訊的方式對談。四季博士的那句:只有七是孤獨的。而她就是七,另外B和D也是。四季口中的B和D意義為何,這些看似瘋狂又無法窺知的論調,卻為接下來的悲劇揭開了序幕。

 

犀川創平、萌繪以及一群研究生來到妃真加島上露營,卻在當晚意外發現真賀田四季已死,且被兇手分屍切割掉四肢,並穿上新娘禮服,被裝在機器人P1之上,死亡的黑影,又帶走了新藤所長以及山根副所長,唯一的死前訊息便是真賀田四季的那句:全部成為F。F代表的是人名還是名詞的縮寫?四季的死亡,又與15年前的逆倫殺人事件牽扯的什麼關係?

 

由於作者是工學院的副教授,其著作多半富含大量理科知識,因此外界多稱他的作品為理科系推理小說」,而這樣的風格對於無理工知識的我,其實閱讀上常會有種摸不著頭緒的感覺,必須細細再三仔細推敲下,才能了解最終的F的意涵,以及所謂的B與D也是孤獨的設定,但是就算捨棄這樣的預設下,森博嗣仍然精準地將真賀田四季的孤獨與追求自由,以看似狂亂的決定,給予悲劇且無奈的收尾。

 

當真賀田四季自稱是娃娃殺害了父母,又說只有四季這個人格才有殺害父母的動機,便暗喻著自己在殺害父母的事件裡扮演著正是傀儡的角色,懷有叔叔孩子的自己,被父母責罵,四季拿出尖刀,想殺父母,身體卻不聽使喚,而叔叔則以四季的手,手刃四季父母,這陷入了一種弔詭,四季有殺人的意圖,也拿出兇器,而瞬間的轉換,四季卻成為了叔叔殺害父母的兇器,四季從人類變成了凶器,等同物件,就如四季口中的娃娃。

 

15年後,四季殺害了親生女兒,為的是追求自由,而這個自由代表的是什麼?當四季與犀川在書中尾聲的對談,四季說出了她對於生命的認知,死亡是邁向自由必經的儀式,她想死卻不想自殺,因為被人殺害,是一種被干涉人生的行為,亦是一種被愛的形式,能夠知道自己會死,是一種奢侈的行為。

 

最終四季被三名男子帶走,四季對犀川微笑揮手,稱三名男子是警察,但藉由萌繪之口,卻是暗示三名男子應非警察,那這三名男子是誰?殺害了三人的四季,這次憑著自由意志決意殺害三人,卻仍得不到她追求的死亡,天才少女能夠窺知一切,卻無法安排自己被殺的計畫,不知為什麼,我總覺得那三名男子,與研究室計畫脫離不了關係,這個世界需要四季的天才腦袋,無人重視這個腦袋追求的自由意志,所以一切都無法讓四季走上死亡的刑台,正因是天才,所以才能深刻感受被操控的諷刺。

 

知道孤獨的人是不會哭的,四季如此說道,其他人的死亡,對四季而言,是獲得自由的門票,而她仍深陷在活著的孤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