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7904  

克萊兒與蘿拉是一對摯友,兩人相識於童年,一起走過青春荒唐歲月,兩人先後走入家庭,但蘿拉卻在誕下女兒不久後病逝,克萊兒承諾蘿拉會肩負起照顧她的丈夫大衛與女兒的責任。一日克萊兒到蘿拉家中,卻意外撞見大衛穿著女裝的畫面,為了信守對蘿拉的承諾,她開始協助大衛裝扮成女性Virginia ,兩人彷彿姊妹淘一般,克萊兒彷彿重溫與蘿拉相處的美好過往,但點滴的相處,卻開始勾起兩人漸生的情愫與情慾,到底故事的最後,公主能不能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直到永久?!

 

克萊兒愛的是誰?

在電影的鏡頭,導演巧妙的運用鏡頭,讓觀眾隨著克萊兒的視角停留在蘿拉身上,那樣的目光太過熾熱,交雜著慾望愛慕與癡戀,彷彿蘿拉的存在,象徵著美好。克萊兒在蘿拉的喪禮上說著,兩人在幼年彼此一見傾心,甚至說是一見鍾情也不為過,甚至在樹上刻下有如戀人見證的標誌。只是當走入青春期,面貌身材姣好的蘿拉,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蘿拉開始和異性交往,克萊兒跟著蘿拉的步伐,也開始交男友。只是在鏡頭裡,蘿拉始終是克萊兒眼中的蘋果(the apple of Claire's eye),那顆嬌豔欲滴,讓她急欲咬一口嘗盡飽滿甜美的滋味。在蘿拉死後,克萊兒的神情姿態,宛如失去了相守多年的戀人,或許該說克萊兒失去的,正是她一生所追求難得的戀人。劇中克萊兒也與丈夫Gilles行房,但導演細膩地將克萊兒歡愉閉眼的鏡頭,對比上丈夫Gilles困惑的表情,彷彿暗示著在這張床上,克萊兒的性幻想對象,並非是丈夫而是另有其人,來加以暗喻克萊兒另有其他的情慾對象,只是在此刻,觀眾還難以窺知,到底克萊兒所愛的是大衛還是大衛裝扮女裝後的Virginia。

 

大衛的性別認同

大衛對克萊兒說,人們說女孩是從花朵裡誕生,男生則是空心菜,我想我應該是從花椰菜出生,藉以說出自己在男女性別中未能被歸就的難題,他是生理男性,卻喜歡裝扮成女性,他愛女人,女人才能撩撥他的情慾,那麼他到底該被歸類在有扮裝傾向的男子,還是女子?他到底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在<女朋友的女朋友>裡,性別與情慾隨著劇情不斷開展,彷彿走入了五里霧之中。大衛說自己愛上蘿拉後,就不再有扮裝的念頭,因為蘿拉就像是他所追求的女性象徵,蘿拉說大衛可以扮裝,但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也別外出。對比上克萊兒與扮裝後的大衛一同外出血拚,為他裝扮,為他梳髮,克萊兒給予大衛的彷彿是全然包容的愛。大衛深刻地意識到自己愛上了克萊兒,也知道是克萊兒對自己是有些情愫與慾念。克萊兒說:我想念Virginia,而非我想念大衛,克萊兒與大衛接吻,克萊兒說我們不能對不起蘿拉,但在之後那場克萊兒與Virginia做愛的場景,克萊兒摸到Virginia(David)的陽具,那種倉慌失措,最後說了一句:因為你是男人,倉惶逃走。真相大白,原來克萊兒愛的一直是女人。兩人的爭執,Virginia傳了訊息說我是女人,在此時的大衛找到自己所歸屬的性別,他並非是希望扮裝成女性,而是希望找回心中那個女性。

 

分歧的道路

因為Virginia車禍陷入昏迷,克萊兒開始正視自己的內心,當克萊兒呼喚大衛時,大衛無絲毫反映,但當克萊兒輕喚他Virginia時,他卻有了反應,克萊兒遂將大衛裝扮成Virginia,輕輕唱著那首令他們兩人都動容的歌曲,最後Virginia醒過來,是電影暗喻新生的意涵,死去的大衛,重生的是找回自我的Virginia。克萊兒帶著Virginia回到家中,丈夫說這不是大衛嗎?克萊兒說她是Virginia。電影的尾聲,克萊兒與Virginia手牽手去接蘿拉的女兒,三人一起走向明媚的道路上,這條道路遠方有著分歧的道路。導演沒有特別明說克萊兒是否和丈夫分開,也沒有說克萊兒與Virginia交往,三人走向未知的旅程,是未完的結局,留待觀眾去思考,觀眾可以認定三人最後過著快樂的日子,也或許是克萊兒與Virginia成為所謂的閨蜜,只是一起去接小孩。分歧的道路,宛如就像是對於家庭與幸福的不同想像,通往幸福有著不同路徑,直達人們理想的幸福,這樣的幸福是春光明媚,這個幸福不該被質疑,不該被另眼看待,堅定地走在幸福的道路上,自己的幸福,不該由他人置喙,陽光普照大地,傳達溫暖氣息給所有人,在陽光底下永遠有新鮮事,誰說公主與公主最後不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直到永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