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冠軍路  

拿到奧運金牌,登上世界頂峰,得獎後的人生卻依舊艱辛,馬克舒茲與戴夫舒茲曾在1984年奧運上獲得金牌殊榮,哥哥戴夫擁有妻子與一雙兒女的幸福家庭,但馬克卻孤身一人,父母在馬克兩歲時離異,之後多半是由哥哥戴夫撫養長大,對於馬克而言,戴夫像是父親,也像教練,他想振翅而飛找尋自己的人生路,卻被困在殘酷的真實世界。某天一通電話響起,對方是杜邦家族的律師,表示約翰杜邦想與馬克詳談,請他搭乘飛機豪華頭等艙來到賓州洽談,這一趟旅程開啟了日後的悲劇,也為三人命運寫下不可逆的真實美國夢。

 

馬克舒茲的美國夢

與哥哥同獲金牌,卻深知自己永遠追不上戴夫,必須要透過戴夫指點對手的弱點,才能一舉擊敗對手,長兄如父,兄弟相伴成長,但相較於哥哥擁有一個家庭,馬克卻顯得格外孤單,彷彿他的世界只剩下摔角與兄弟之情。哥哥得到協會賞識,有好工作上門,而自己卻只剩下摔角,這時約翰杜邦的賞識,如同是一場及時雨,讓馬克找回了榮光,同時也找到了亦父亦兄的遞補角色。電影有幾個鏡頭,讓人不禁去探究兩人關係是否過於親密,像是深夜的訓練角力,這些片段所暗喻的是,馬克與約翰兩人難以釐清的關係與情感。如果深究,其實馬克與約翰格外相似。馬克對上戴夫,希望得到哥哥的讚揚;約翰對上母親,企盼獲得母親的認同,兩人沒有甚麼朋友,都期盼著最重要那人的一瞥與讚許。但幸運的是,戴夫是深愛著自己的小弟,而約翰的母親,則對於兒子的喜好興趣不屑一顧,認為是低俗不堪的運動。約翰的鄙棄,甚至找回戴夫擔任教練一職,象徵馬克失去了在訓練所的立足之處,再一次失去心靈的依靠,也代表自己終不如戴夫。戴夫的死亡,讓馬克這場追逐奧運金牌夢,徹底瓦碎。

 

 

約翰杜邦的美國夢

約翰杜邦活在一個由金錢所堆砌的世界,在這世界裡他有如一國之王,任何事情都要順他之意,但在母親面前,他永遠像是個小孩,母親所懷念的是昔日榮光,那些百萬名駒彷彿比自己更獲得母親所喜愛,對此約翰也曾表現出對於賽馬的憎厭,與其訓獸讓馬獲獎,那麼為什麼訓練人才,獲得金牌的摔角運動,卻在母親面前顯得低等下作?約翰自認為是拿錢培養人才,但在電影之中,他喜怒無常,凡事應以他為尊的態度,彷彿也是在訓獸一般。他希望以這些血統純正的"奧運金牌",對比上母親所喜愛的名駒,他認為如果他能得到世界榮光,那麼就能獲得母親的讚揚。他曾對馬克說他沒有朋友,唯一的朋友,卻是母親給他錢,拜託他和自己交朋友的殘酷真相。約翰看似擁有一切:豪宅、名車、直升機、金錢、以及權力,但這些對他而言,來自於杜邦家族,也是來自於母親所給予,約翰想找尋自我,找到了馬克舒茲,在這個站在摔角之巔的奧運金牌面前,約翰成為一個給予者,他能給予他一切,他不再是在母親面前抬不起頭來的兒子,他是金牌得主的教練。母親的死亡,是約翰狂亂的引爆點,真實事件裡約翰在殺害戴夫後,被判定為罹患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精神分裂現更名為思覺失調症)。應思考的是,他與母親緊繃的關係,並沒有因母親的死而和解,反而因母親的死,他永遠得不到母親的讚許,而戴夫卻帶有母親的影子,約翰在殺害戴夫時,所說的話,就像是對母親的憤怒之言,進而所行的"弒母之舉"。

 

 

戴夫舒茲的美國夢

戴夫對馬克曾說,因為童年必須不斷搬遷,不希望孩子體會那種流離失所不安的情緒,因此他不能隨便下決策,他只能以家庭為最終考量,他愛馬克但兄弟之情之外,他還有家庭必須看顧。對比上馬克,戴夫似乎擁有了一切,他有個甜蜜家庭,也獲得外界的尊重,擁有一個穩定的教練職,如電影所說的美國仍虧欠他們這對兄弟。苦熬著為美國奪下金牌,但奪牌後的人生,柴米油鹽醬醋茶,仍環繞在這對兄弟檔上,戴夫在電影裡總是為家人、馬克發聲,他不說:我想要甚麼,而是南西、孩子、馬克需要甚麼,如果說約翰是扣下板機的殺手,或許也可以說國家體制的失序也是悲劇的推手。電影暗喻著因為政府未能建立起一個完善的培育制度,讓有才華的兩人,需追逐著錢而奔走,人說一舉成名天下知,但在成名前的艱辛,成名後的真實生活,都能讓金牌選手困頓而死。戴夫對自己的才能擁有自信,他雖然拿約翰的錢,對約翰卻不會有依附之心,因此約翰並不能從戴夫那獲得優越感,這也成兩人嫌隙的導火線,在馬克奪金失敗後,矛盾逐漸滋生,最後造成戴夫的死。

 

 

結論

暗黑冠軍路的結尾令人惆悵也使人悲傷,人們常說的美國夢,卻未能在這三人中得到完美的呈現,馬克、戴夫這對兄弟檔,需要錢卻也被錢所害,約翰希望獲得母親的掌聲,終其一生不斷追尋,母親的死亡,這樣的想法成了妄想,讓約翰的世界崩盤,除了錢之外,約翰一無所有。但世界運轉的法則,並非相加相減除以三,獲得所謂的公平正義,走向快樂幸福的日子。這場通往冠軍之路太過顛簸,讓三人走得過於艱困,最終只能以悲劇作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