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xt  

都市繁華夜景,燦爛有如不夜城,轉個彎走進幽暗的小巷,拉開拉門找個老位子坐下,熟客知道除了牆上的五道菜之外,還能跟老闆點菜,如果老闆會做而且有菜就作。人生的路這麼漫長,嘗盡了酸甜苦辣,在夜深人靜時,讓你纏繞於心嘴饞不已的又是那道菜?不需要燈光美氣氛佳,不是滿漢全席,也不是難如登天之菜,有時就是那家鄉的老味道,讓離鄉的孩子,想起了故鄉白髮蒼蒼的父母;有時是初戀的記憶,甜美卻帶點酸澀;又或是成熟男女間的情愫,分分合合。我們齊聚一堂,點上一道讓我們魂縈夢牽的菜色,淡淡地說出那些過往雲煙,然後交換幾口菜,為彼此斟酒。這裡沒有批判,你想說就說,不想說也沒人勉強,一個人在家裡用餐太過寂寞,或許在12點過後,仙杜瑞拉魔法失效時,我們可以褪下白天的那些武裝,顯露出我們的落寞寂寥,在這小小的空間,吃上幾口飯菜,找尋平淡生活中的餘味。

 

深夜食堂以料理包裹住人的悲歡離合,這些人多半是庶民小眾,這些菜色打開後不可能會有升龍飛起,也不會有飛仙環繞,拉開拉門後,不喜歡菜單,就跟老闆點菜,帶點看似任性的設定,倒讓人想起回家的感覺。地點位在東京新宿,正因是這樣的大都市,吸引著許多人離鄉打拼,在這樣的背景下,一道道道遙想過去的菜餚,就此上菜。漫畫在短短的篇幅,幾格的空間裡,讓角色們粉墨登場,述盡心頭愁緒,然後大口吃下所點的菜,在笑靨中彷彿還能看見眼角的淚滴。日劇在演員的詮釋下,讓漫畫有了生命,其中老闆由小林薰飾演,成功詮釋出想像中的老闆。這次在電影裡,以三道菜<拿坡里義大利麵>、<山藥泥蓋飯>、<咖哩飯>說出三段人生故事,再以一個謎樣骨灰罈巧妙串連。

 

<拿坡里義大利麵>、<咖哩飯>在漫畫第一集就已出場,相同的菜色卻是截然不同的故事,有趣的是在漫畫裡的<拿坡里義大利麵>不是用鐵盤盛裝,電影中擺盤則是鐵盤,讓人想起小時候吃的牛排總搭配有麵條再打顆蛋,於是乎以為牛排就是如此,長大後卻發現是美麗的誤會,鐵盤的滋滋的聲響,配上裹著醬汁的麵條,雖然沒吃過<拿坡里義大利麵>,卻有點能理解這道菜為什麼令人懷念;<山藥泥蓋飯>(有點不確定電影裡是寫<山藥泥蓋飯>還是<山藥泥蒸飯>?),<山藥泥蓋飯>這道菜出現於漫畫第12集,但在電影中又更加講究,飯放在陶鍋裡用炭火煮過,上桌後再自己盛飯淋上山藥泥。在這篇裡我特別印象深刻的是老闆必須先在外面準備陶鍋飯,等煮好飯再拿進店內,當他說飯煮好囉,進來後卻發現杯盤見底人去樓空。那時老闆的表情很有味道,無奈卻不多加責備的神情,特別讓人想到溫厚一詞。<咖哩飯>以福島為背景,寫出逝者已逝,生者要如何走下去的迷惘。若你細究會發現電影開頭,以情婦的愛人之死為開頭,更別說戲裡還特別安排了死者不詳的骨灰罈,最後<咖哩飯>是以筒井道隆飾演鰥夫,看似獨立的三篇故事,卻仍帶有對於死亡的思考。以死亡為始,活著的人在人生長路,必須學著放下,放下不代表遺忘,死生的一體兩面,正因活著而有更多難以言明的情感,吃飽了飯,從食物裡找回了氣力,才能繼續走下去。

 

每道菜象徵的是人生的過往,我們吞嚥我們咀嚼,昔日之味重現在味蕾之上,取之精華成為活下來的能量。如你跟我剛好是在同一個世代,這次看<深夜食堂電影版>,看到田中裕子會有種熟悉感,近期很喜歡她在<mother>裡的角色,早期作品則是每次電視轉到重播就一定要看的<阿信>;以及在<愛情白皮書>初見筒井道隆,雖然在戲裡很早就注意到木村拓哉,看著電影的同時,意識到這些角色所經歷的歲月,然後驚覺自己所度過的匆匆時光。如果有一天,走在一條小巷,白底黑色的燈籠散發著暖暖黃光,藍色的暖簾,木製的拉門,推開門後,今夜的你,想要點些什麼?

 

 

,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