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forest  

<小森食光夏秋篇>,以季節作為劃分,在夏秋兩季各推出了七道季節料理,以東北小鎮-小森為故事場景,劇中女主角市子透過一道道料理,構築出找尋生命意義的旅程。晴空萬里綠意盎然的夏季,揭開場景序幕,跟著女主角騎著腳踏車的身影,進入到小森這個小鎮。綠油油的稻田,蛙鳴蟬聲,揮之不去的惱人蚊蟲,生命力旺盛的盛夏,是故事的開始,明確界定出四季,卻非春夏秋冬的時序,而是以夏秋、冬春為題,細細玩味中,猜測著是否夏秋帶有豐收的意味,而冬季的蕭瑟萬事俱休,當白茫茫一片,正好是回歸本心探究內心的轉捩點,接著才能一舉迎接春日萬物復甦的生機盎然。

 

<小森食光夏秋篇>的故事脈絡透過市子在製作料理時,一一回顧自己的人生,不管是愛情還是親情,製作果醬時,回想起在都市裡的戀情;製作伍斯特醬與榛果巧克力抹醬時,想起母親,料理不再只是餵飽身體,而是心靈層面的洗滌,料理除了依據時令,也是依據小森這塊土地所衍伸。對都會人來說,四季的意義,在於氣候轉換,對於農鄉,時令節氣是以大地萬物盛產為食,跟著節令過日,以當季蔬果為食,接受大地之母的餵養。以飲食作為自我找尋是許多電影、文學作品的常見課題,以四季為題,透過身體力行的辛勤勞作,或許不該說是慢活的型態,而是一種真切地在土地上感受生命的運作。在電影裡,市子的生活幾乎以農作生活為主,當然偶而也有一些撈魚的打工,但多半仍是圍繞在小森這塊土地上,拋棄都市的喧囂奢靡,而以餵食飽餐自己為題。

 

隨著料理一道道上桌,市子的人生故事也躍現於眼前,市子的母親擅長料理,市子在料理的同時,開始點滴意會母親的心境,像是劇中以炒菜為題,市子總覺得母親所炒得青菜鮮嫩,但自己遍尋方法,口感都未及母親,後來才意識到必須將青菜去莖,原本在眼中最平凡的炒青菜,卻是藏著這道去莖的功夫,才恍然大悟自己幼時對於母親的誤解,總認為母親只會偷懶炒青菜,這亦是一種讓母女透過料理重新對話,藉以了解母親,尋得母親拋下她的蛛絲馬跡。人們將大地視為母親,在對的季節,拋入種子,等待成長茁壯;如果說母親拋下她是最後長出的果實,那麼當初又在何時母親就已種下這枚種子,到底是否有跡可循?當市子付出全部身心在農作的同時,又是否在逃避躲藏些什麼?

 

當秋天進入尾聲,市子收到母親的來信,信中會說出當初不告而別的原因嗎?市子為什麼要離開都市回到小森?其中製作米麴氣泡酒時,市子打電話叫男性友人來家中品嚐時,總覺兩人間的關係相當微妙,不知道這部分是否在冬春篇會有著墨?<小森食光夏秋篇>以料理為主幹,卻不會令人感到厭煩,料理手法俐落,讓人躍躍欲試,以小森的季節之美為背景,卻不會讓人覺得過於刻意,橋本愛在劇中呈現出特有的清新感,不過感覺她所飾演的市子,還藏有許多心境未說出,讓人很期待冬春篇,能有更多的揭露!

 

延伸:

 

[電癮記] 酸甜苦辣的人生味:<小森食光:冬春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