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_Forest-_Winter_&_Spring-p1  

食慾之秋後,季節來到了冬天,滿地覆蓋上皚皚白雪,大地萬物進入休眠,等待著春天的來臨,秋去冬來,市子收到了母親的來信,母親沒有說明為何棄她而去,卻滔滔不絕說著對未來的規劃,以及人生就如螺旋一般的理論。冬天是休養生息的季節,也是收穫的時節,在春夏撥種入土的種子、醃製的菜餚、收藏的果實,成了在冬天餵養自己的食材,也是審視過往季節遞嬗所付出勞力的成績單,在白茫茫一片的小森裡,冬天過去,春天也就不遠了。

 

透過<小森食光:夏秋篇>的醞釀,觀眾很快便能進入到冬天那種涼意漸消進而轉寒的氣息,夏季的惱人暑氣、秋季的食慾大開,市子讓自己身心都投入農作之中,藉以逃避都市,在老家的小屋,透過一道道菜餚,開始想起與母親的過往,返鄉之旅正是解開與母親心中結的生命歷程,如果說<小森食光:夏秋篇>是開始理解母親,並與母親和解,那麼<小森食光:冬春篇>便是走出母親拋下自己的陰影,重新踏出自己人生路的命運轉折。母親做完款冬味噌,隨之離去,沒有留下隻字片語,只留下味噌。市子回想到自己曾想閱讀母親所收藏的書籍,母親卻說:自己的書籍自己找!對東方社會來說,父母常希望孩子能依著自己所安排或偏好的道路前進,市子母親卻給予市子全然的自主,料理亦是如此,她常會藏起關鍵的步驟,當市子詢問時,也不會立即給予答案。其中以馬鈴薯麵包為例,母親所做的麵包,總是外皮鬆脆裡面又鬆軟,市子試了幾次,麵包口感仍是帶有咬勁,雖然未能作出母親的味道,但自己所做的也不錯,市子當下的釋然,亦是一種放下追逐母親步伐的決定。

 

正因住在小森的人們,汲汲營營地過著生活,而自己卻只是在都市受創,就轉而逃回小森,這樣也未免太對不起小森的人們,在春天之際,市子決定再一次回到都市。對於農村而言,沒有一天是可以恣意浪費的,看天吃飯,依著時令節氣下田耕作,每個季節都有該種植的作物,就連冬天也必須依據所剩食材妥善運用。等待春天降臨,又是一年的奮力前進。如此看來,耕作就像是一整年對於土地的承諾,在有限的土地上,以最大效益且不濫墾的方式,餵養自己與家人。而只有有地長期休耕,就可能影響到其他農地,彼此互通有無,傳遞分享栽種的訊息,在小森裡的人際關係,就是如此緊密。

 

找尋自我的旅程中,我們跌跌撞撞,起起伏伏擺擺盪盪,有時氣力盡失,有時卻又能奮勇向前,市子無法在都會中找到立足之地,回到小森這個故鄉,人們跟著大地四季的步伐養生,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歲月在臉上刻畫上痕跡,人們踏實地過著每一日。一切回歸到最簡單質樸的初心,才能夠在萬花漸欲迷人眼中,找到一條清晰的道路。人生中我們會迷路,在繁華似錦的風景中,迷惘在花花綠綠的燦爛,卻漸生掏空自己的無力感,這時的我們,如同市子一般,想逃回小森,想縮進那白雪覆蓋天地萬物僅剩一屋的蒼茫中,市子以最為純粹的食材來找回自己,從料理中獲得力量,清脆響亮的切菜聲,靜下心來,一步步找到人生的下一站。

 

一季七道料理,每道飲食都說著人與世界萬物的協調,沒有貴奢的食材,沒有絢麗的器皿,食物的真味入口,咀嚼箇中的酸甜苦辣,如同人生。最後以神樂作結,神樂為日本民間在祭典、節慶中,以歌舞方式來祭神謝神。闡述著對於天的敬畏與崇謝,亦是一種謙卑的心態,從大地萬物獲取一切,藉以延續自身,對此謝道萬物與眾神。收尾收得很有力道,在人生茫然之際,返回故鄉,以一年的時光,調整步伐,走往人生下段歷程,電影簡潔而乾淨,沒有繁瑣讓人不耐的細節,卻能讓人感受到生命的力量,以四季為題,靜謐的小森食光,讓人彷彿也同遊了一趟色香味俱全的雋永生命旅程!

 

延伸閱讀:

[電癮記] 如果人生回顧是一道道料理:<小森食光-夏秋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