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裡
聯絡方式為: gwen9865@gmail.com ,部落格所發表的文章均為個人體驗的感想,以供讀者作為參考。手邊有<台北巷弄日和>這本書的朋友,建議可以先參考 [內容勘誤與更新]台北巷弄日和這一篇喔:D

凶榜.JPG
毛筆字體大大寫了凶榜二字,有種詭異的美感

這部電影被譽為是香港電影最恐怖電影之一,上映的年代在1981年,距今已經28年,魅惑般的綠色色調,以及過去老片固有的暗黃色調,讓人依舊被片中那種陰詭的氣氛嚇得背脊發涼。
小丁.JPG
阿強,半夜看到同伴以這麼詭異的聲調呼喚你,你為什麼還敢下去!!

凶榜的導演-余允抗與許鞍華的<瘋劫>、<撞到正>等都是香港新浪潮的代表作,其中<凶榜>,甚至被視為是結合了靈異、喪屍以及茅山等元素之作。在1970-1980年代的香港電影新浪潮之中,導演多半是從外國留學回來,或是有電視製作經驗的新銳導演,其中余允抗<凶榜>此作,是其離開電視台獲得財團贊成而成立的<世紀影業有限公司>之作。

秦祥林.JPG
這麼憂鬱的眼神,感覺等等林青霞就要出現了,然後他們要攜手在海灘奔跑

在電影新浪潮之中,評價認為這些新銳導演將電影的視角導入了人際關係、社會階層、本土化以及家庭之中,因此這類電影跟貼近人群之中,也從這類電影看到了當時社會底層對於生活掙扎的無助。甚至,有人也認為<凶榜>和外國電影<天魔>、<大法師>有許多情節不謀而合,不如該說對未知世界的恐懼,應該是放諸四海皆準,每個地區對於靈異與嬰胎都有著不同的聯想。

大嘴狗.JPG
這個片段,心得就是飯可以亂吃,但話不可亂說

凶片頭開始,便看見秦祥林所飾演的阿強在面職,但學歷不高的他,不具任何技能,因此面職也總是被打槍,而身懷六甲的妻子阿蘭則認為老公應該重回丈人胸罩廠繼續工作。當阿強又要去面職時,竟遇到一場命案,而他的褲腳竟沾染到血漬,當晚他就在求職啟事看到了一起保全人員的徵人啟事,這是故事的真正的開始,而那褲腳的血漬,我認為很像是一種烙印的概念,一種被選上的印記。整部電影,商場的片斷多半是以夜間的場景為主,就算是有早上的場景,多半也是以幽暗的角落為多,因此整個觀看下來,心裡總有種迴繞不去的幽悶感,這是導演非常善於營造氣氛之故,絲毫不讓你有一分喘息的機會,彷彿胸口有人緊緊抓住,甚至總覺得自己脖子有種被吹氣搔癢感。電影之中,鬼怪出現的場景,大概是在片尾之處,相較於現在靈異片,充滿了特效、特殊化妝,下一秒就有蒼白臉爛的鬼怪,凶榜的確是以氣氛取勝。

紅指甲.JPG
鮮紅的蔻丹,在暗黑的凶宅裡,透露出一抹詭異

隨著電影的播映,一個個角色都以奇異的方式死去,當茅山道士出現後,似乎為這些人的無助開啟了一道曙光,但是終究因主人翁的心軟而造成道士命喪, 而死去的人們又一一回到那棟大樓,呈現是喪屍的狀態,而有趣的是,不管是現在還是過去,似乎喪屍的妝扮沒有太多差異。有趣的是,這電影用一個頗有趣的手法,紅衣小鬼以童謠歌唱的方式,唱出每個角色的死法,透過稚嫩的童音唱出,人命彷彿是一個個棋子讓他逗弄著,倒是頗令人毛骨悚然,而影片也透過許多小細節去透露些許訊息,例如:妻子的臉色隨著情節發展,日益蒼白,再對照上腳指甲擦上紅如血一般的指甲油,從不喜吃內臟,到愛羶腥。

歌謠.JPG
如果這片段,放在日本小說,就成了童謠殺人案了

回到這部電影,<凶榜>處理了阿強與妻子貧窮百事哀的憂愁,阿強在生活中的柴米油鹽醬醋茶裡伏沉,片尾阿強哭喊為何選上我,為何要搞上我,除了是對紅衣鬼的怒吼之外,更可視為是一種基層社會人士對於當時階層文化的無助反抗。整部片讓人無法喘息除了是靈異之外,還有主角現實生活的苦悶。而圍繞整部電影的鬼怪,據資料指出是一紅衣孩童,因被拐子佬拐走殺害棄屍在大樓的原址,這處理一種都市怪談色彩,除了反映當時社會問題:如孩童誘拐、大樓被設置炸彈的問題,也反映大眾對於大樓大廈的疑懼,當高樓大廈一一建成,相較於老舊的社區(片中阿強的住宅、以及漢叔的住處),以及老一輩對於未知世界的崇敬,從片中:阿強在大廈電梯貼了符咒,以及阿強對電梯的年輕男人說符咒是一種老套文化,或是有孕不得動灶頭,都可看出<凶榜>大量處裡這類新與舊文化的衝突與對立。片尾阿強的反噬,不應只是針對靈異這一面向的反抗,更有著如上對於社會反抗的暗喻,只是<凶榜>用著極為強烈的手法去凸顯。

無助.JPG
秦祥林在這段的吶喊,我認為最具戲劇張力


備註:本篇文章迴響,不知為何都不見了,在此先跟先前有留言的大家說聲抱歉!!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ovember
  • 今天好冷!
    看著看著更冷了~(傻笑)
  • 我當時是在盛夏午後看的,看的時候也覺得冷冷的>"<

    ecrazyE 於 2012/02/11 20: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