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The Hypnotist  

故事場景發生於瑞典斯德哥爾摩,電影開頭沒多久,一名老師在體育館被人殺害,電影片段以快速的片段,呈現出兇手以刀刺男子的兇殘,接著警察收到消息,一戶人家被屠殺,唯一的長子一息尚存,但卻深陷昏迷,這戶人家還有一名長女在寄宿家庭生活,只要兇手尚未被緝捕到案,長女就命在旦夕,但如何和昏迷中的男孩溝通?在醫師的推薦下,警察與善於催眠的男子艾瑞克聯繫,希望透過催眠的手法,找尋可能殘存的真相。

 

在催眠電影中,導演透過許多線索引導觀眾找尋幕後的兇手,例如第一名死去的男子,法醫提到刀痕並不深,加上刀痕落點高度,應該可以發現兇手力道不大,而且應比受害者來得矮,推翻了警察原本推論。透過艾瑞克的協助,警察找到了男孩說的那封信,判斷兇手行兇的動機應來自於信件內容。當真相越來越明,艾瑞克的家中卻也發生變故,妻子遇襲,兒子被綁架,兇手更在妻子的畫室上寫著不准再繼續催眠,到底兩家的關聯性為何呢?

 

當艾瑞克緩緩說出自己不再繼續施行催眠的原因,來自於一次催眠中發現受試者可能涉及虐童的案件,他回報相關單位,單位調查後發現證據不足,因而無罪釋放受試者,讓他開始質疑催眠一事。或許也正因為這件事所產生的罪惡感,艾瑞克有失眠問題,必須服用強力安眠藥,才能入眠,而他在多年前,也曾與一名女醫師外遇,雖然外遇關係已經結束,卻也讓家庭關係陷入僵局。電影中以兩個家庭為主軸,開展出<催眠>的故事走向,電影畫面乾淨,導演也捨去許多支線,例如這類型電影常會出現的記者媒體腳色,讓觀眾能仔細去探究兩個家庭,與投入全部心力緝凶的警察所面臨的課題。

 

令人值得深思的是,警察對艾瑞克說,他後來去查詢了虐童的嫌疑犯,確實涉及多起虐童案件,但總因罪證不足而被釋放,藉以紓緩艾瑞克的罪惡感,妻子透過艾瑞克的催眠,拯救了兒子,重拾兩人的信賴關係;警察在這案件之後,重新思考與人與家庭間的關係。同時在追捕犯人時,艾瑞克再次對男孩進行催眠,催眠時艾瑞克不斷詢問男孩說主謀是你姐姐嗎?而最後主謀的現身,以及兇手行兇動機,都再一次呈現導演希望以這樣簡單的畫面,呈現出催眠確實可能會因為施測者的主觀意識,引導出錯誤的推論,這是催眠所面臨的困局,也再度呼應到艾瑞克當時曾受到抨擊,說他引導受試者說出非真實的論述,讓受試者受暗示性說出艾瑞克想知道的"真實"。電影投出了最後的問題,到底催眠孰善孰惡,留待觀眾在心中判定。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