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比人:五軍之戰》正式海報  

漫長的旅程,將要在這集畫上句點,哈比人故事的終章,卻也是<魔戒>接下來的故事,埋下伏筆。第一集裡的比爾博·巴金斯,離開生命中的舒適圈(comfort zone),與13個矮人邁上探險之路,在路程中有時差點被食人妖吃掉、有時又被半獸人追趕,某次意外地從咕嚕那拿到魔戒,第二集透過魔戒從惡龍史矛革那取得矮人的家傳寶鑽,巨龍盛怒離開孤山,第三集的<哈比人:五軍之戰 >緊接這樣的故事情節,開始進行驚險刺激的最後之旅。

 

比爾博·巴金斯的自我找尋之路
決定拋下家中一切,和索林·橡木盾一行人來到孤山,不懂戰鬥、個子嬌小,在驍勇善戰的矮人團隊裡,常像是個累贅,又覺得格格不入,但隨著旅程不斷往前邁進,彼此相互扶持、拯救,比爾博意識到自己不再只是個住在洞窟裡的哈比人,他看見世界,近距離走入戰爭,以魔戒之力救援同伴。在劇中的尾聲,他邀請矮人們再次造訪他的住居,一同享用午茶,對比第一集抗拒厭惡這些矮人,比爾博·巴金斯從孤單一人,到擁有夥伴,日後的人生不斷細細回味這段旅程。電影裡也從幾個情節中,去闡述比爾博·巴金斯體驗到魔戒神奇魔力的心情拉鋸,他曾試圖想要說出擁有魔戒之事,最後卻矇騙甘道夫魔戒已經遺失。在孤山之戰,可以發現金銀珍世之寶,不足誘惑比爾博,但魔戒神奇的力量,讓他能逃離戰爭裡死神的追趕,讓他無法誠實交出,最後引出了<魔戒>的序曲,但在哈比人歷險裡,從比爾博的角色,去觀察各個族群與角色的性格,是相當有趣且特別的視角。

 

 

索林·橡木盾的復國之路
領著12名族人與哈比人比爾博·巴金斯,為重新奪回孤山,展開復國之旅,索林·橡木盾之名來自一次榮耀之戰,他隨手拿起以橡木所製成的盾牌來抵禦,故稱索林·橡木盾。在第三集中,矮人們進入孤山,在金銀滿溢的寶山裡,索林遍尋不到家傳寶鑽,疑心是夥伴竊取,且不願意兌現當時長湖鎮的承諾、不願外出與半獸人對戰,彷彿惡龍的氣息,早已悄悄竄入索林心中。在伙伴的斥責後,索林突然清醒,意識到矮人信念,他所深信的價值,一同投入五軍之戰,雖然最後傷重而死,但在死亡前他找回自我,與比爾博修復友誼,若說五軍之戰是實質戰役,那麼索林自身也在這場戰役的同時,與自我慾念進行對戰,他重拾對夥伴的信念,使他的死亡榮譽而有價值,得以傳頌千古,成為真正的家傳寶鑽。

 

 

巴德的傳奇
神射手巴德殺死了惡龍史矛革,拯救在火舌肆虐的城鎮,他成為全鎮的英雄,帶領倖存的鎮民前往孤山領取應得的寶藏,藉以重建家園。在戲中的巴德,成了英雄卻不會被盛名所迷惑,他一路往前英勇殺敵,他雖不稱鎮長,卻已成鎮民的心靈領袖,常常需在救援兒女與鎮民們中奔波,與副鎮長的貪婪怕死的個性,成為兩種明顯的對比,突顯出人性善惡的兩大特質,一是世俗慾念價值的渴求;一是對於普世價值信念的實踐。

 

 

精靈的情與愛
第二集就出現的陶烈兒,在第三集則是繼續開展陶烈兒、勒苟拉斯、矮人奇力三角剪不斷理更亂的三角戀愛,在這次勒苟拉斯更會說出與父親精靈王之間的隔閡之因,三人關係分別討論了跨種族的戀愛、跨階層的戀愛,陶烈兒與勒苟拉斯如同青梅竹馬,原本對於矮人有著刻板印象的她,卻在相處後,從誤解、了解後而愛苗滋長,但與矮人的種族之分,又該如何跨越?對於愛全然陌生,如何在戰爭中探索愛情,又該如何抉擇,是第三集中陶烈兒的課題,精靈王最後與陶烈兒的對談,讓人重新體會位居高位,統率精靈部族的精靈王的寂寥與難為,看似無情的他,在戰爭背後,隱藏著他對於族人的責任,都讓精靈王角色層次更加立體!

 

總結
故事的完結不是結束,而是另一趟旅程的開始,哈比人的旅程,在這集暫時告別,下段漫長的旅程,將交由下一位繼續書寫,在前面兩集的鋪陳,必須在<哈比人:五軍之戰 >畫上一個完美的句點,它必須讓觀眾期待起<魔戒>的旅程,雖說電影是先有<魔戒>,後才是<哈比人>,但透過觀賞<哈比人:五軍之戰 >,當旅程走到尾聲,讓我們開始有另一種期待,一種盼望,知道戲中角色前頭還有更遠大的考驗等待著他們,同時讓我們興起想接著重溫<魔戒>的想法,<哈比人:五軍之戰>涵蓋著動魄的史詩戰爭,種族對戰的驚險,讓人們熱血的戰役,以及角色們的自我成長,以這樣的收尾,打造氣勢壯闊澎湃的魔戒序曲,<哈比人:五軍之戰>確實交出一張令人激賞的成績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