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p  

 

一代宗師的視野

這幾年開始了一股葉問熱,電影先後演繹出自己眼中的葉問,而王家衛的一代宗師,闡述的並非僅只是葉問,在王家衛的視野下,整個武林似乎開闊了,這個武林開始有了生命,活脫脫躍現在你眼前。電影以時間為軸,在動盪的年代,以葉問的視野,窺探了整個武林。武林性情中人多,臥虎藏龍深藏不露,一個眼神,一個步伐,化就了武林二字。武林總歸是兒女,兒女情長,在戰爭的年代,那股氣,那個鼻息,讓葉問與宮若梅(下稱宮二),牽起了一段長達多年,若有似無的情愫。在葉問的人生裡,曾見過高山,在他人生的春天時刻,他以武會友,那時的武林,彷彿風華正茂。抗日、內戰,人生由春天走到冬天,這股氣息過於冷冽,這時能求的就是生活二字,以習武之人的初心活在這動亂的大世代。彷彿在國家的格局之下,武林二字凋零,如冬日之枯木。

 

一橫一豎,贏的人才有資格說話

如果細究一代宗師,卻會發現蘊藏著一股佛家的思想,特別是當葉問說道這一橫一豎時,倒讓人聯想起解字的十,一橫一豎不正是十,佛家所謂的十方世界的宇宙觀,葉問與宮寶森比想法時,葉問跳脫了國家國土的侷限,以世界來看功夫的傳承,所謂的南北不必然是中國,也可說是整個世界。贏的人才有資格說話,輸的不都躺下了?不少人評論歷史的觀點,也正是贏者書寫歷史,到底歷史的真相又是甚麼?或許這可以說是王家衛拋出的一個問題,也就是一代宗師到底是誰?當門派各自凋零,存留下來的就是一代宗師?在武林的風潮雲湧之際,強者的凋零,有多少是在於那回頭望,留盞燈等個人的剎那?也因為這樣柔軟的心境,讓觀眾開始意識到葉問所處的時代裡,藏著多少強人?其中特別喜歡宮寶森一角,人生看似圓滿,卻在最後之際,栽培的徒兒成了賣國賊,遭徒兒誤傷而亡,老猿掛印重在回頭望,那麼宮寶森人生走到最後一刻,回頭望時又會將自己的人生,寫下甚麼註解。3D版剪出了宮寶森在大雪裡打八卦拳的姿態,大雪紛飛之際,人說八卦掌手黑,如今在白茫茫之際,一拳一聲響倒落得真乾淨。

 

 

在我最好的時刻遇見了你

宮二對葉問曾說了這句話"在我最好的時刻遇見了你",初聞這句,聽似告白之語,細細玩味後,不僅是告白之語,更是有種英雄惜英雄之語了,初看一代宗師,總忘不了那句"拳不能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回首太難,更難的是回首卻已沒有回頭路。葉問始終藏著那枚大衣的釦子,在心裡掛念著與宮二的約定,那枚釦是一段意氣風發的象徵,也是一場未能言喻的情愫,只是大時代的轉輪,國仇家恨,有些時候早已不是那麼簡單,你來我等著,終究是一場未能實現的盟約。葉裡藏花一度,夢裡踏雪幾回,在葉問的心裡,彷彿也種下名為宮二的花朵,葉問說人生如棋落棋無悔,宮二說人生無悔都是賭氣話,若真無悔那該多無趣,兩人在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終究只能以武相會,在拳腳些微之爭,探究彼此的氣息。

 

 

眾生相

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功夫進入香港,有些門派開始傳人,有些門派則開始凋零,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壞的世代,武林功夫如滾滾紅塵,是非對錯成敗勝負,終究來自"我",放下也就是放下了。武學再高高不過天,資質再厚厚不過地。人終究是爭不過天地,看見天地之廣闊,再看眾生,回首望一詞才有了意義。一代宗師3D並非只將先前上映版本後製效果,導演則在情節的安排上,重新調整了論述的時間軸,讓一些來龍去脈有了更深切的接連。開頭的對戰,營造出葉問一角磅礡的開場,當時間不斷遞嬗,我們看見了葉問眼中的天地,之後則是教授弟子傳授的見眾生。雨勢淋漓的一對多的畫面,讓人看了暢快,收尾回到了白雪蒼茫一片,大地顯得沉靜,一動一靜如同武林,這是冬日之景,冬日過去春天會再來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