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當我們對於死亡的來臨,無法預期,我們是否會珍惜生命得來不易?當我們讓渡我們部分權力給予政府時,我們生命存續與否,國家可否以一國之榮辱,來左右?這部漫畫及電影,就在探討一個關於「國繁法」來衍生的課題。

picx_fijp4119466101.jpg
當你收到逝紙,你的生命進入24小時倒數。(原圖來自phtowant.com)

時空背景當然是以一個非真實性存在的概念,但是「國繁法」,我們可以視為國家若成立惡法時,人民受到壓迫時,該如何因對?只是今日,這樣的課題,「死亡預告」,以更為迫切的議題「生命」作為切入點。

劇中,透過充斥其中的攝影機,去營造出一種白色恐怖,人們被教育必須審慎思考自己的言行,否則會被判定「思想頹廢者」,一但判定,也許下場是死亡,也許是再改造。而恐怖的是,你永遠無法判定你所處的環境是否安全,於是禁語與麻木,是主人翁一直被要求的守則。而這也暗示出,國家的存在,在於讓人民活在一個恐懼中,讓人民學著不去質疑一切,因為你的質疑,代表著你對於整個國家榮譽的質疑,而這可能會造成國家無法繁榮,因為該國的立論時,生命的有限,才能創造出璀璨光景,而這點我認為帶有強烈的日本文化色彩,嚮往短暫卻燦爛的生命,宛如櫻花花期雖短,但開出唯美花苞閃耀著光芒。

仔細看劇中,不少角色的動作規律且機械化,而這正是一種麻木,也讓人恐懼,而這正是一種無形的手,操弄著整個國家體制,從人民一出生的同時,國家的勢力隨即入侵其中,人民隨時飽受著可能收到「逝紙」的恐懼,而這份恐懼絕非只是故事中的18-24歲的年齡層,而是全體社會,因為每個人的家中或是熟悉的人,都有可能是這些族群,而劇中說到,由於「國繁法」的存在,讓出生率跟經濟成長,都有顯著的成長,而這正也讓「國繁法」的存在,有著不可動搖的正當性。

只是,生命存在就只是那幾個百分點嗎?於是,劇中有著曾經一度隨波逐流的街頭藝人,因為生命即將逝去,反而意識到真正想演唱的不是唱片公司市場主打歌曲,而是那段他與友人一同共搶杯麵雖然苦澀卻夢想遠大的街頭表演時光。另一篇哥哥,為了說服眼盲妹妹接受角膜捐贈,而採取與時間競賽的故事。還有一篇則是關於一個女議員,當知道自己兒子收到逝紙時,所浮現的第一個念頭是,說服自己孩子出來為自己站台。

我必須說,電影的片長有限,於是能夠訴說的張力有限,在我看到漫畫時,眼盲的妹妹走在醫院的長廊裡,與哥哥對談時,牆上整面的海報,帶給我的衝擊,竟然遠大於電影。兩相比較,我認為透過漫畫,反而更能去感受到所謂「國繁法」的衝擊,但電影有幾幕的我也頗為喜歡,即是-主人翁遇見片頭剛開始因為女友受到國繁法,而控訴整個體制的不正當,被帶走的角色,竟加入體制體中,甚至成為助手,那角色表情由微笑到轉變。其中那股微笑,讓人有種背脊發涼的感覺,因為那種微笑非常制式化,也非常政治正確,但當他與主人翁眼神交錯,有種錯綜複雜的情緒,讓人可以感受到雙方彼此思緒快速波動的情境與交錯。其中穿著白衣角色,情緒的轉變,我解讀的是他雖然當下屈服於體制之中,但他本質上仍質疑這一切,因為他在等待著時機來臨。

而當螢幕變成黑白的剎那,彷彿暗示者一股窺探的力量,而主人翁,透過最初看到鏡頭隨即心虛低頭,到片尾緊緊凝視畫面說到,這國家也拋棄部分的人民時,劇情是最為高潮,然後落幕。

目前死亡預告還未完結,漫畫也有不少驚人的章節,或許這樣的概念,來自於日本文化對於他們過去歷史背景中,所倡導神風特攻隊概念相近,你的生命不是你的生命,你的生命貢獻於天皇,而你引以為榮,你的犧牲造就國家的榮辱,但往往犧牲的卻是人民,而不是體制受益者。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