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623   

作者:伊坂幸太郎
原文作者:ISAKA Kotaro
出版社:獨步文化

 

一直以來,西遊記是許多創作與電影所喜愛的文本主題,以神怪故事包裹著人性,從唐僧、孫悟空、豬八戒、沙悟淨的取經旅程中,那些人、妖、魔與仙的愛欲情仇,一一展開,到西方取經的途中,經歷九九八十一劫難,終在取得佛經,而有了美好的結果,但文本的樂趣便在如此,一本書籍,因觀者的不同,有著不同的詮釋,而今透過伊幸太郎的觀點與筆觸下,他以現世的怪奇現象,佐以西遊記的枝節故事,穿插著類似章回故事的敘事手法,讓西遊記有了與現世對話的可能性,在伊坂的安排下,花果山水簾洞齊天大聖孫悟空,已經準備好要大鬧當代日本了。

 

在SOS之猿中,因為故事設定使然,一切的時間與空間的設定下,更有著無限的可能性,前一刻畫面可能是負責品質管理,有条不紊的五十嵐真與女工程設計師在對話,下一秒可能蠍子精誘惑唐僧的香豔畫面,在書中以象徵與暗喻的手法,作為故事進展的線索,在西遊記的故事中,那些妖怪,往往前一刻還是老弱傷殘的凡人,下一秒就瞬間化為妖精原型,如果沒有孫行者的火眼金睛,那麼就須仰賴所謂的照妖鏡了,因此透過作者的妙筆,彷彿是孫悟空的金箍棒,一一將這些躲在暗處的人面獸型的妖怪,一一打出了原型。這亦是一種非常奇妙的閱讀體驗,讀者又像是全然獨立的第三者,有時又像是綜觀一切有著火眼金睛的孫悟空一般。

 

故事論述的重要命題便是暴力一定是錯的嗎?」,這亦是許多讀者在閱讀西遊記會萌生的大哉問,漫長的求經旅途中,眾妖魔們都希望能一嚐唐僧肉,求得長生不老,而孫悟空為了拯救師父,常常二話不說,一棍便打死了化為人型的妖魔,但除了孫悟空之外,其他三人均無火眼金睛之功,加上有著豬八戒的挑唆,常讓孫悟空飽受 緊箍咒之苦,在孫悟空三打白骨精中,便是更為傳神地凸顯了這個命題,到底暴力要怎麼定義,因果又究竟該怎麼判定,彷彿讓人陷入了蛋與雞,孰先孰後的困境之中。

 

作者以遠藤二郎與二郎真君作連結,遠藤二郎可以看到人的內心圖像,彷彿就像是二郎真君位在前額的慧眼能看盡一切,在西遊記中二郎真君曾抓到孫悟空,因此本書的節奏亦是以遠藤二郎去尋訪真人為延伸,在與真人對談時,真人自述為孫悟空分身,因為有太多煩惱',所以被分身所選上,因此又回到了那句有人可能正在喊痛、哭泣、苦苦撐著」,正因這樣的設定,讓一切的線索終將串連起來。

 

也許,說故事就能拯救一個人」,從故事裡的線索裡,我們去探求作者在故事撰寫的發想,伊坂幸太郎的作品特質,來自於擅長將八竿子打不著的人事物串連起來,那些看似獨立的人物間的關係,映證了人們常說的小世界理論,透過人和人的關係網絡,串起了伊坂的故事世界觀。伊坂以自己的筆調,去觀察著世界,<魔王>裡的政治觀察,<某王者>以文學與棒球進行對話,在伊坂的世界裡,沒有制式的書寫格式,所有的素材,來到他的手中,總能應用地如行雲流水般的自然,一切彷彿就該是這樣的結合,這樣地開展。

 

SOS之猿,像是SOS"支援",又似拯救者的SOS之猿,又像正在尋求幫助的猿猴,自古以來,最負這樣色彩,的確就是西遊記的孫悟空了,在旅途中,他拯救眾生,他拯救師父、師弟們,同時也拯救著自己,SOS是save our ship,也是save our soul,那些在西遊記裡粉墨登場的妖魔們,拉到現今來看,以科學、醫學的角度來看,可能是精神疾病、心理預設,又或真是被附身。事出皆有因,因果相生,故事的開始,二郎就是賣冷氣的電器量販店店員,故事的結尾,又回到冷氣,又不是冷氣,而是救人。只要人有需要,就去提供需求,這就是救人,在事件之後,大家的生活又回歸了平常,但又有了那麼一點不同,他們並沒有成為英雄,或許更該說人人都可能是英雄,就如故事所說的,孫悟空的分身四處飛散,人人都可能成為孫悟空的分身,我們都在與世界對抗,與心中之魔對抗,盡自己的力量就好了,或許他日,我們都可能看到那腳踏觔斗雲的孫行者,不過這又是後話了,不是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石東藏

ecraz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